追蹤
鬼と神の境界
關於部落格
這是我的一個小小書寫空間,隨時會因惰性而中止刊登,如果一時興起,或許會偷偷更新一些小說或文章吧^^
  • 739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風之子民(一)

天堂二之
風之子民

序之章


風-呼嘯、狂號,伴隨於雪色羽毛之後。
  翼-鼓動、揮舞,衝刺在青藍長空之上。


  剎那,刺眼光影筆直落下,應和著希爾芙的歌聲,夾帶著大量的綠色暴風。

白色的兩翼在半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圓弧,以雙手緊握著的長槍為先鋒,宛若一把白綠色的長劍,朝著目標物狠狠刺去。

『大地之主梅芙,在此借助您偉大之名以抵禦險惡-大地屏障』驚覺到敵方的行動,站於塔中央廣大平台的人類巫師,快速且熟練地吟唱起咒語,隨著聲音的結束,一面寬達兩米,厚達一米的石牆自地底急速升起,硬生生地卡在敵方所欲前進的路徑之上。

俯衝下的白翼騎士已然見著對方有所防範,其速度卻反而更為增加,宛若無視石牆存在地,照著原路線猛烈撞去。

  隨著巨大撞擊聲響的結束,閃著白光的尖銳長槍已然貫穿了厚重的石牆,穩穩地鑲入人類巫師的胸膛之中。

  就在巫師那浴滿鮮血的身軀倒下,伴隨而來的,是怒風的呼嘯、漫天的雪白、足以遮天避日的浩瀚翼人族騎士團、克魯姆高塔的淪陷、以及愛爾摩雷登王國的衰敗。










第一章


風-無所不在

  而世上萬物卻終將化為塵土,回歸至大地,風的子民亦是如此。
此乃自席琳踏入死亡國度後,便開始的不變法則。

               取自於象牙塔無名賢者語詞收錄第六章


禽鳥紛飛、走獸竄逃。鼓翅聲、奔走聲,不曾間斷地傳入了我的雙耳。
然而這干擾著我的聲響,卻已然無法使我自眼前所見的場景上移開。

有著赤色光芒的炙熱閃電,緊緊地包裹在有著絢目紫光的火球周遭,宛若行星墜落一般地自天頂衝下,隨著火球的逼近,四周溫度也快速地劇升。
然而就在其快要到達,四周建築也開始著火的時刻,眼前所有的東西卻像是轉了個圈一般,隨即全都化做了白光...

『嘻嘻!你這笨蛋終於肯醒來啦。』

隨著如飄葉般輕柔的話語聲,微微睜開了眼睛的我,環顧了四周一圈,總算是了解了整個的情況,很顯然地是我這位青梅竹馬所做的好事。
無耐的我舉起手來,摸著因跌落而撞擊到的後腦『希露亞,是不是妳又把我從樹上推了下來啊?』

『不然誰知道你這個愛睡蟲,是不是又要在這邊偷懶到晚上才肯回去了。』
粉色的舌頭微微吐著,握拳的右手輕輕地敲了下向右傾斜的腦袋『對了!差點忘了是長老要我來找你的,好像是成人典禮的事情吧。』

『嗯!那我們就過去吧。』
看了看那百看不膩的希露亞招牌動作後,不禁地笑了一下,接著我的右手很明白地告訴了我一個十分嚴重的事情,看來我再不起來跟上的話,我的手很快就會跟我分家了。

一邊享受著被人拖著可以省點力的狀況,腦子卻開始想起剛才夢中所看到的那些事情。那到底是什麼呢?一連兩三天都夢到一模一樣的景象,差別只在於每一次都像是連接著上一次未完成的,看來等等剛好可以和長老討論看看。

『索雅,你又睡著啦?剛我說的你有沒有聽到啊?』

『嗯!』
隨著我無心的回話之後,便是慘遭希露亞那狠心的毒手。
無可奈何之下,只好張開雙翼來停止下墜了。
唉,看來我還真的挺懶的,連揮個翅膀都嫌麻煩。
『妳真狠啊,竟然說都不說就這樣把我給推了下去。』待我飛起後,希露亞也跟展翅一跳,跟在我身旁了。

『不然你要我這麼一個柔弱女子拉著你飛嗎?』話一說完,便鼓翅加速,向著都市中央的長老居所滑去。

聳了聳肩,萬般無奈的我,奮力一振,緊追而去。


看著一旁已經偷偷睡著的希露亞,唉-真好,同樣都是必須參加成人典禮,為何偏偏我就要一直被唸呢。隨著長老的呼叫聲,注意力再次被拉回話題上。

『是是是!剛才你說的我都知道了,此外我剛好想問你一件事情。』要是再不應付一下這老頭子,我看我那寶貝的耳朵可能會被他的那吼聲給弄聾了,不過就只是一些細節罷了,也可以嘮叨得這樣久。

待我將夢境述說給長老聽聞之後,他給我了這句回應『哦!如果我沒猜錯,你夢到的應該是當時女神殷海薩使用「星鎚」轟毀巨人都市的場景。』
『雖然你的確是我們這村子中極少數比較特別的之一,但又怎麼會夢到這個呢?』

眼看長老已經深深陷入沉思之中,我也不便多去干擾,看來是該換我報回剛才之仇的時刻了。
於是我輕輕的拿了根翼上的羽毛,悄悄地接近了還陷入睡夢中的希露亞。

嘿!嘿!嘿!
就在我得意地暗笑時,希露亞正揮動著小手,襲向她的鼻頭,意圖將干擾她好覺的東西趕走。
輕巧地閃過這猛烈一擊的我,再次將羽毛置於她的鼻前,搔啊搔地。

待希露亞夢囈了幾句話後,才微微打開惺忪雙眼,意圖了解是哪個東西打擾了她這甜美的午覺。

讓她反應過來可就不好了『噓!別打擾到長老想事情,我們先出去吧。』
『疑?喔!』
太好了!被我混過去了。
待她回應完後,便輪到我拖著她,無聲地退離了長老的居處。


烈日西落,緊隨而來的,乃是父神格蘭肯所統計的沉寂時刻。
在這個無月的席琳之夜中,星子顯得地份外耀眼。

我庸懶地平躺在大樹頂梢附近的某個枝條上,雙眼緊緊盯著緩緩星移的長空,細細感受自身旁慢慢流過的輕柔微風。

一切-真是平靜。

之後長老果然並未給我關於為何做那夢的答案,雖然這是也是早先就大略感覺得到的結果。
就在我繼續思考著這個夢的相關問題時,風-轉強了。

『希露亞,都這麼晚了,怎麼妳還跑出來啊?』
知道我這個地點的人不多不少,就剛好只有她一個。

隨著強風的停歇,希露亞已收起了雙翼,穩穩地坐於我身旁的另一根樹枝上頭。
『還說我呢,那你呢?剛才伯母跑來問我你到哪去了,還說你打吃完飯就消失了呢。』

唉,看來我這母親還挺會利用這個打從小時候便居住在我隔壁的希露亞,每次都用她來找我。
我回過了頭,仔細地看著希露亞臉上的表情。
嗯!看來不說個清楚,她是不會放過我的。

『我啊?看星星。』雖說如此,但太老實說好像又很對不起自己。
『為什麼?』
『每顆星星,都記錄著這世界上許許多多的事,有的可能已經過往,有的卻可能尚未發生。』
『就算你說的是真的,那為何以前都沒看你挑這時間看呢?肯定有事吧?』

怎麼今天突然聰明起來了呢。
本想著該如何敷衍過去,然而在看到希露亞那擔心且打破沙鍋的神情。
唉!算了,跟她說一下這事或許也不錯。

『所以你是怪人喔?』
『....』萬般無耐在心頭啊。
在我這個號稱有著吟遊詩人天份的天才,精彩細膩的解說,豐富絕倫的動作之下,她竟然只是這個結果?!

『開玩笑的啦,不過為何長老要加那一句「極少數比較特別的之一」呢?』

所幸只是開玩笑,不然我還真以為我的語言能力差到如此地步呢。
『這..我也不清楚呢,問那老頭子,他也都支支吾吾的呢。』

眼見希露亞似乎不再計較我跑出來的原因,看來是我該試著將話題轉移開來了『啊!對了,關於成人典禮部份,長老也有說到妳該注意的部份喔。』

『哦!是什麼啊?』
『就是啊.....』
然而正當我很高興,認為順利地轉移了話題時,突如其來的一股不詳感覺直直衝上了心頭。

『怎麼了?』似乎是感覺到我的臉色大變,希露亞著急地詢問著我。

這感覺來得令我不知所措,只好跳離樹枝,張翼而起。
迅速地巡了一圈,發覺沒任何情況發生,我才又重新回到了剛才的位置上。

白光-眩目、耀眼。
剎那間的一閃,將這夜晚照成了白天,隨著光芒的消失,大地依舊寂靜。

親眼所見這異相的我和希露亞,只能互相看了下對方,一臉茫然。


(未完待續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